Serrini專欄:熱情的廣州觀眾 - 明周文化

Serrini專欄:熱情的廣州觀眾

撰文: Serrini

01 Nov 2017

過去的微涼周六,趕在颱風來前,我在廣州參加一個名為《未來現場》的演出。當晚我是最後一個單位,徐徐上台腳一踏出竟就惹來滿場失控尖叫,遇着羣情洶湧實在有點嚇着。近兩百張唱片被火速預訂及搶空,演出後長長的人龍排着隊要我簽名在唱片、門票、甚至電話殼上,完全沒有半點概念的我有點不好意思。

一直在大肆抒發感情的我其實很感恩在南方也找到知音。如果要分析我這種流行曲風「靡靡之音」,大概在於我的音樂既流行又帶點另類、既市井又帶點文藝,稍有difference in repetition,其實就很有新鮮感,卻也不至於衝擊普羅大眾日常審美。形容自己「靡靡之音」也不是毫無根據,自己寫的旋律總是一環又一環地重複引領聽眾進入我設計的叙事空間,一聽下去其實就會像走進迷宮般,可我承認我不是什麼high art。我覺得自己藝術不是特別高尚,但是和觀眾connect一事卻比較擅長,可能是自小就喜歡講話的緣故。

很多玩樂團的朋友都說過大陸觀眾比香港熱情,但是我覺得香港觀眾是內斂的熱情,而國內的都是一往直前的。在微博和微信群裏面看到的盡是熱情的討論,彷彿一切我的所作所為都會被欣賞,所以我也不害羞地跟着「話風」更新動態;相反,我會在Facebook和IG會比較內斂,香港人(包括我)其實是很要保持面子和矜持的一羣。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我在香港用「莎妮妮」這個嬰兒風名字會怎樣,可能已經被不明就裏的人譏諷一番。不過在大陸,很多少男少女竟然覺得這個名字cute爆,而他們設想我的形象就漸漸趨向一個滿身粉紅色的可愛女子進發。

大陸時不時會有演出因為「不可抗力因素」被取消,我演出當天也有一個香港歌手的演出被這樣取消掉,欲哭無淚。原因?朋友說可能是政府又要開大會,所以就不喜歡大型羣眾聚集,聽了真讓人哭笑不得,但強權政治下小小聽眾又似乎很無力。演出前,我在門口附近整理派給觀眾的小禮物,突然一堆城管樣的男人走進來,拿起一張《Don’t Text Him》 唱片嘖一句「什麼來着?」然後又大剌剌繼續巡視場地,無人作聲。當時我感覺的是,這麼美好的音樂交流的命運就取決於這幾個平日可能不甚聽音樂的人手上,想到就覺點點感嘆。不過話說起來,之前看過李志的演出錄影,前排隔開觀眾羣的武警竟也看得投入,鏡頭也不時定格他們陶醉的樣子。音樂的力量無可量化,大概就是要創作者努力不懈地繼續真誠創作,相信着藝術和人性交流,一切可會安好?一切都可會安好呢。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