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rini專欄:港式民謠軟文化輸出 - 明周文化

Serrini專欄:港式民謠軟文化輸出

撰文: Serrini

19 Mar 2018

未來兩周暫擱一下流行曲歌詞的話題,事關過去一個周末有非常有趣的事情發生。半年前決定要來個南方小巡演,眼望港大Reading Week一周(就是不用上課,用來「讀書」的一周,當然「讀書」發生時的所在地就沒有人管)。就在三月第一個周末,我在廣州和上海的Mao Livehouse弄了兩場大型演出,有1500人熱情出席,兩次完場都用了差不多一個小時來簽名和拍照,而開場前兩小時已經長長人龍來排隊,這是我出發前沒有料到的盛況。

在發表《Don’t Text Him》大碟後,我發覺自己在中文流行文化世界突然變得突然重要,大概是沒有什麼中文作品(尤其是廣東話的)能夠那麼坦蕩地用最口語自我的表達來抒發「少女心事」,也少有直接文青又「港女」混合的形象。這一趟,我發覺最開心的是不懂粵語的人也會唱首首我的「港式民謠」,全部人似乎都會我在IG、臉書上講過的廢用語。後來大陸朋友說其實喜歡我的人有很多大學生和大學剛畢業的羣體,「都是年輕人啦!你甚至是『00後意見領袖』」,這個羣體的人為了「追星」或是看外國網站資訊,基本上全部人都有買VPN,有些大學自己也有VPN供學生任意使用,在不用上論文網站時候大家都似乎投入IG、YouTube和臉書的大家庭,難怪難怪。

無論在香港或是其他地方,如果是我專場的話,我是不太管觀眾接不接受我的,因為選擇來了就知道我是個什麼人。而這一次,我的行徑被觀眾全然受落並飛快變成網絡memes甚至「表情包」:我用水槍射觀眾的臉、派糖、摸頭、蒙眼、用mask tape貼着觀眾的嘴等等,全部都是for my own enjoyment,我的形象大概和網絡文化無痕接軌。演出和香港專長有沒有區別?沒有,一直來看我show的人都是比較有幽默感、放得開、接受能力高的一羣,每次開show都有一羣比較沉靜的乖乖站在外圍。還記得有一次在一個酒精沙龍裏當分享嘉賓,我在馬傑偉教授面前說,「我是用蔡依林的方式來玩indie的」,大概就是用一個享受生活的現代女性形象來不管市場地創作(甚至鞭打市場)。巡演四站,剩下成都和武漢,就要好好籌備香港更加大型的演出。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