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rini專欄:《明曲晚唱》之明 - 明周文化

Serrini專欄:《明曲晚唱》之明

撰文: Serrini

26 Apr 2018

一連幾天,黃耀明明哥在演藝學院一千多人的場館舉辦了《明曲晚唱》音樂會,有幸坐到前排的我戰戰兢兢地一個人欣賞演出。開場前到後台講個hello,明哥捉着我的手向同樣在探班後台的人說:「這個就是Serrini呀!她的音樂好聽!」他一番話如果當時已經完美融化我的話,我就太睇小明哥的柔情力量了,事關他演出曲目選取了我的市井歌《油尖旺金毛玲》,而且是每晚唱。當晚演唱時還時不看着我笑,或是我像所有瘋狂fans一樣,凝視偶像時也以為偶像看到自己。

明哥說音樂會猶如20年前他的電台節目一樣,就是「任性」、就是不跟隨大眾市場口味,只隨心情選喜歡的曲目。他歸類我的歌在他很欣賞的One Hit Wonder曲目裏,會心微笑的我很贊同這蒼涼幽默感,明哥更進一步柔情淺笑對觀眾說「希望她不是One Hit Wonder啦!」明哥我會努力的了。我的做音樂態度是從來不甚理會觀眾感受,這一點在我自己的tour和演出中實在太明顯。8個大陸城市巡演叫《Serrini幼稚園》;香港場7/7晚的演出就叫《Serrini便服日》,就是要吸引一羣人投入參與inside jokes的遊戲。不明就裏的新聽眾會覺得很奇怪,明白的人就會非常亢奮。

再談回明哥的演出。有晚李怡現身看過音樂會後對選曲點評「選歌不選紅與旺,卻選美而弱」,說得精彩。「美而弱」的音樂扣入心,也是明哥一直的藝術態度:關懷弱勢、支持年輕人、支持小眾聲音。藝人(artist)來說,明哥真正活出「藝術家」的風範之餘,他更是一個有人文關懷精神的藝術家。明哥受人尊敬不止是因為他的風骨,他的美麗和溫柔歌聲安撫香港一代人,他的藝術成就也是構成香港身份認同的一部分。擁抱差異的公眾人物提醒着微小的我們也可以燦爛、也值得被愛。

雖然所要照顧微小聲音,「紅與旺」的歌也需要存在。還記得在一個叫「香港作為研究」(Hong Kong As Method)的會議上聽到有與會者說,如果要接觸大眾、改變民風,我們是否該除了寫「小故事」之餘,也處理一下「大論述」?這個看法就如從主流文化着手,細心創作,不畫地為牢,積極接觸廣泛階層。聽起來很「左膠」,這橋樑角色還是很有意義,而明哥作為一個時代的Force,他為我們年輕人樹立了很好的榜樣,《明曲晚唱》之明也在於此。

(隔周刊出)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