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rini專欄:狗血為誰灑? - 明周文化

Serrini專欄:狗血為誰灑?

撰文: Serrini

05 Jul 2018

上期談到港樂對於內地聽眾的意義,除了粵語歌帶來「新鮮感」、粵語區聽眾以支持廣東音樂作身份認同外,很大程度上,聆聽港樂是一種對內地主流音樂題材的反叛。不少醉心港樂的內地朋友都不約而同地讚賞港樂比較「脫俗」、「委婉」,彷彿港樂就是要思考才能領會的新詩作品(這當然是籠統來說流行大作,並不泛指所有國語音樂)。很多本地香港人一定會大惑不解,但原來香港樂壇流行曲題材和表達已經是非常繁華盛放,各種隱晦的姿態和社會議題,原來已經在內地朋友眼裏覺得十分大膽和充權(empowering),這是一直習慣港樂表達模式的我們已經沒有特別意外感覺。最近和不少中國內地港樂愛好者、評論員深入聊天的時候,忽爾發現新「聆聽角度」,有趣有趣。

即使內地人上覺得港樂「脫俗」,本地不時有流行歌詞很俗氣的論述遊走於市。最近推出的《芭樂》是黃偉文為鄧小巧寫的一首詞,徐徐解釋流行曲「俗」的意義。題旨點出廣東歌ballad(流行抒情叙事、民謠風之類別的歌曲)之廣泛,芭樂曲旨在讓大眾抒情,故毋須表達上高雅脫俗得無從接地氣。

有趣地,其實詞作裏大部分用詞都不市井俗氣,反而用長長篇幅論述「文青」的行為如「插花」、「寫詩」、看「文藝作品」之婉約、艱澀、隱晦、曖昧、清高無法讓人直接「排清毒素」,盡是粉飾太平。聽到副歌的「造作地放大我悲切/拼命唱痛快至虛脫/太淡雅/眼淚會淤塞來年日月/用最淺的對白完成換血/毒素去清/遺憾無缺/極苦的事過幾天笑著說」,彷彿聽到有位K歌之后在力竭聲嘶抒發感情。淡雅無用,反而「唱倦了/我就似一洗從前罪孽/用最狠的決絕完成大出血」才是意義。詞人長篇解說「撒狗血」(濫情、煽情)為「摧毀後重生」的有用方法,這樣下來彷彿「自甘庸俗」也無不可,也許這就是詞人眼中港式Ballads的作用。但若讀以晦氣角度,也許歌詞說着「賦到穹蒼,不如墮落」的末日情懷,在MV也能看出這種撕裂、髒、放棄的感覺。大說雅俗對立,不過是傷心人的晦氣?

不過聽慣鄧舊作的聽眾也許突然會被一句高亢的「大灑狗血」嚇着。

(隔周刊出)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