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on Chung專欄:Netflix - 明周文化

Simon Chung專欄:Netflix

撰文: Simon Chung     攝影: 網上圖片

26 Apr 2018

上世紀影碟租賃店KPS關門時,我們曾一度哀悼進口影碟的「斷糧」,不過,正如他們所說:這是一個終結,也是一個開始。差不多同一時間,Netflix在美國加州開業。

Netflix最初不過是一家「聰明一點」的KPS。但Netflix與別不同的租賃方式是,與其叫客戶到來借碟還碟,不如提供郵寄DVD出租服務。此服務很受歡迎,逐漸結集到一羣熱心的影迷。而隨之而來是電腦軟、硬件的成熟、頻寬的拓大,Netflix在2007年轉為以串流方式輸送內容,以後便是歷史。

Netflix剛公布了今年首季業績,收入為37億美元,按年增加40%,是歷來增速最高的季度,令人鼓舞的是,訂戶增長了741萬,其中非美國本土佔546萬,說明了一如Starbucks、AmazonZ……從美國本土到國際,一步一步的拓展,成為了另一個真正的「文化」侵入。

當年的我們,因為頂唔順「翡翠劇場」,所以要租/買外國電影影碟來看,是拓寬自己的觀影經驗。相對來說,今日從YouTube、非法下載,以至國內無數盜版電影網站,免費電影滿網皆是,Netflix倒起了regulate、更聚焦的作用,所費無幾,就提供了質素保證、多到睇唔晒的內容。從公司的歷史看,Netflix最先收集了電影愛好者,然後是較causal的最大羣組,再開始投入拍劇(從《House of Cards》到《Strange Things》、《The End of the F***ing World》再沒有人說冷門題材不會賣,更補充了荷李活片對性與暴力的自我克制)而成為前所未有的服務供應商/內容提供者,最終冇得輸,人人都是Netflix的訂戶。

回看Netflix的成功史,彷彿就是精心策劃的生意──先取得客戶的觀影資料、喜好、習慣,等待技術的成熟,終於找到了最便捷便宜的服務完成方式(網路),進一步投資拍片,以自家的內容牢住觀眾……不說很多人不知道,CEO兼共創人Reed Hastings,係人工智能的碩士生,他今年58歲,在那個年代唸AI,卻開影碟租賃店,如今想來,真的耐人尋味。

「煲劇」(binge-watching)一詞不完全因為Netflix,但Netflix很明顯催長了這個文化。按Netflix對「煲劇」文化的解讀,他們不認為那是像字面的暴食──因為暴食通常指食得太多,失去食慾,而「煲劇」則是找好看的電影,是選擇性而不像在YouTube上漫無目的地瀏覽,找東西看。同意嗎?Food for thought.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