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mon Chung專欄:簡約家居 - 明周文化

Simon Chung專欄:簡約家居

撰文: Simon Chung

25 Jul 2018

最近家裏裝修,要搬到暫住居所,我借此機會做了一次簡約家居的實驗。玩法很簡單:只把必要的東西搬進去,一件一件,逐件數,除非「生活」不了,不然通通放在工廈的貨倉,看看東西可以少到點。

我家中多書和CD,但早已經搬去貨倉或音響房,書只取了幾本,如一直未讀想讀,Ray Dalio的《 Principles: Life and Work》、Jim Holt的《When Einstein Walked with Gödel: Excursions to the Edge of Thought》,好襟睇。還有一堆傢俬catalogs,好了!到此為止。

CD我一隻不留。藍光碟?反正要看才去取,我最近亦開始透過Apple TV看片,Clive Davis的傳記紀錄片《The Soundtrack of Our Lives》很好看,我買了更下載在iPad上,準備有天外遊時重溫。

在數碼年代,精神食糧愈來愈不佔空間。

暫住居所不搞音響!兩個聽音樂的地方只有十年前買下來Meridian F80音樂系統(一部靚聲的手提CD/收音機)和Naim Mu-so,前者大部分時間聽電台廣播、Mu-so連接伺服器,已經有超過1TB──我常聽的音樂,last resort?Tidal。還有,我用耳筒聽音樂,算過一下Hi-Fi 癮。

書桌上只有幾個無印膠櫃桶,放了一些必需的文具、紙本筆記簿,其餘免問;打印機孤獨地坐在窗台,沒發聲一直在備用狀態。我本想把它消失,但畢竟有些公司文件要打印出來細讀。

睡牀兩旁沒有牀頭櫃,初時不太方便,但漸漸慣了,鬧鐘可以放遠一點在窗台、睡前閱讀的書籍丟在地上,沒可沒不可。牀頭櫃一定要找到「合眼緣」的才買,不然拉倒。

鞋的數量兩隻手數完,夏天簡便 T 恤、襯衫和外套,裝不滿兩個衣櫃,客廳飯廳就是簡無可簡的大梳化和兩張休閒椅;飯桌用了多年,鋪上新造枱布繼續用,差不多達至家徒四壁的境界,簡潔得來處處有空間,說話時聲音有迴聲反而不很習慣。

廚房菲傭話事,我理不得她什麼也搬過來,反正廚房面積大了,新居才來規限,今天視為一「黑盒」──只要不影響三餐就是。那是家中最不簡約的地方。

兩部電視,廳一部(看世界盃)、睡房一部(煲劇用),我打算把擱着的投影機搬出客房看看在牆上放電影的效果如何,但堅拒買一個暫時性的投影幕。

入住兩個月,搬進來的東西沒有增加太多(譬如木結他),書桌上只多了一些未讀完的雜誌和報紙。我原來可以簡約──講住先。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