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人物】無奇不有李居明 台上台下緣來一個破字

撰文: 關震海     攝影: 李雨夢、關震海 (《最佳拍檔》報紙海報由麥don鴻提供)

12 Feb 2018

li02李居明退隱多年,今年新年湧現大量李居明運程書的廣告,書上仍沿用1988年的相片,叫年輕人摸不着頭腦。

新春將至,四處張貼了李居明的運程書廣告,隧道口掛上《大迷信》的巨型宣傳海報。報攤便利店看他的運程書封面,一副金絲眼鏡,西裝一道的玄學家打扮,令人重回九十年代的時光隧道。90後年輕人只知麥玲玲不知李居明,難以想像他就是今年《大迷信3》的「潮爆開運王」。

李居明,何許人也?風水佬,玄學家,編劇,資深熟悉靈界人士……

對「李居明」稍為認識的香港人,不知如何概括這位仁兄。近年有關李居明見報最多名詞是「新光戲院白武士」,他寫新式粵劇劇本,寫《毛澤東》,精簡地形容李居明,他是精通八字命理的編劇兼新光白武士。

「1994年後出世的年輕人,不會懂我的;內地人買我本運程書,還指着封面對我說:『請問李居明在哪裏?』有時我打趣回應,『你在找我兒子不?』」出版社買斷版權,三十年來仍然用1988年李居明的照片,除了「念舊」,原來還要維持玄學家的青春,保持銷量。

是的,1993年拍完《大迷信2》後李居明不見蹤影。究竟李居明,你在何方?

其實,我是一個編劇

「李居明,是香港年輕人奮鬥史的縮影,你用這個角度寫,吸引!」記者甫坐在一個不知是否旺自己的方位時,曾經開辦雜誌社的李居明,未開機錄影已省時替記者想好文章骨幹。1小時的採訪,他說話像寫文章,綱領井然有序;不時一個逗號,停頓得宜;中間加插時代背景,補充資料,令人聽起來「難以抗拒」。

li05新藝城第一齣寫「李居明」做編劇,就是周潤發主演的《靈氣逼人》。

不認識李居明,只怪你太年輕了。其實李居明精於編劇,一生與電影結緣。

李居明浸大傳理系畢業,同學醉心新聞,他偏偏愛大戲研究命理,大學時已發電影夢, 70年代開始寫創意小說《神奇趣怪李居明》。畢業後他加入洲立電影公司工作,每天背上廿多齣電影膠卷底片到各大發行銷售商,有時一天要目不轉睛看廿齣外國電影。重提舊事,他左手不期然左扭右扭,疑似調較「遠古」的錄影帶機,他說辛酸背後理由簡單:「當時要生存,就要睇咁多戲啊。」到今天寫新式粵劇,亦充滿自信揮手謂:「我今日寫的劇本,男女之間第一次邂逅,有三十多種,每種不同,係每種都不同。」

李居明的人生「奮鬥」成份不用置疑,風水靈界知識豐富,擅講故事,而不為人知的是他八十年代的電影宣傳伎倆,宮崎駿的動畫以至日活色情片也爭相找他落筆度橋。活在香港的繁華盛世,像過了三世的人生,他的人生離不開「破」字,就是創新。

新藝城宣傳部的日子

初出茅廬的小子離開洲立電影公司,八十年代李居明加入剛冒起的新藝城電影公司,負責宣傳工作。海報師阮大勇先生負責繪畫電影海報,報紙宣傳文膽就是李居明。

27661628_1681962248531766_1895060997_n當年新藝城的報紙文膽就是李居明。

「《鬼馬智多星》與《追女仔》(1981年)已經收千萬票房,為新藝城奠定地位,《最佳拍檔》賀歲檔期有許冠傑,就更易宣傳。」李居明誠心道出當年不太正面的往事,他為了增加電影宣傳,剛進入新藝城的小伙子,首創在周末的彌敦道銀行門口凌晨狂貼海報,害了很多清潔工,「那個千古罪人就是我」。到1983年《最佳拍檔之大顯神通》,李居明新年為公司製特刊,用「什麼人訪問什麼人」的方法,例如林子祥訪問許冠傑,用曾志偉訪問徐小鳳,這本特刊在報攤很快售罄。時至今天,李居明仍然在找這本特刊。

「那時我才三十歲。」李居明又為諸君補充資料。

女星翁美玲1985年自殺身亡,新藝城着他度一個有關女星自殺的劇本,叫李居明入美孚的「奮鬥房」度橋,他用一晚時間便說了整個劇本出來,那齣是周潤發主演的《靈氣逼人》。李居明成為了新藝成的編劇團隊之一,跟黃百鳴學習寫劇本。

「當時我跟黃百鳴去一起澳門總統酒店,一人一邊,我寫第一稿,第一場,然後拋給他執稿,那時候匿埋兩天便寫到一個劇本。」可惜《靈氣逼人》之後,「套套都不是太賣座,無乜運」。較深刻的一部是李最後離開新藝城之作《殺之戀》。《殺之戀》由張國榮與鍾楚紅主演,梁普智導演。李居明說,從外國回流香港的導演梁普智不明白劇本,張國榮一直改劇本,劇情上下不連接,他看着黃百鳴在公司扔劇本在地下:「這個導演,永不錄用!」李居明笑言:「最後過多幾年,咪又係用佢(梁普智),電影圈就係咁。」

遇上《龍貓》

離開新藝城,電影從沒有離開他。1988年遇到另一個機會,竟然來自一隻日本的大動物。

1986年《天空之城》 在香港掀起宮崎駿之風。宮崎駿不負眾望,《となりのトトロ》再次成為動畫經典。日本片商在1988年正計劃輸入香港,那隻大田鼠有一個可愛的日文名叫「トトロ(Totoro)」。在日本是「トトロ」就是「トトロ」,但來到香港實在考起電影宣傳,電影公司向李居明請教。

延伸閱讀【真本土】你做咩唔笑?回顧新春大電影 - 2018我們要看電影還是賀歲片?

totoroトトロ改名做「龍貓」出自李居明手筆。

「トトロ本身是一隻田鼠,但香港人會覺得鼠係唔吉利,咁不如叫做貓啦。」就這樣,成為了今日耳熟能詳的「龍貓」。李居明還將兩隻配角小田鼠改作「吱吱喳」「Bom Bom Ba」猜枚的名字,「兩隻嘢行路發出聲音『吱吱喳』『Bom Bom Ba』,笑到啲細路仔不得了。」一隻「龍貓」,改變了李居明的靈界路線。原來改名起題,比今日在社交媒體落Tag,更可以點石成金,一下子令李居明成為炙手可熱的電影宣傳人,他開始為日本動畫監督配音。

li03

只要在網上search「李居明」三個字,除了《大迷信》,還有一齣《將冰山劈開 Always yours》的日活電影,這齣三級片的編劇正是李居明。「有一日,日活片商找我。李居明,我依家有齣三級片,悶到抽筋,你可唔可以幫我諗諗佢。」那齣三級片故事講述女主角冷若如冰,情節平淡無味,的確考人,於是李居明將電影戲名改成當時梅艷芳流行快曲《將冰山劈開》,又想出替電影補鏡頭,說女主角來香港,拍攝啟德機場接機的情節,增加親切感。

講迷信 破迷信

香港八十年代聲色犬馬的日子很快被天安門血染事件蓋過。1989年的六四事件,一片陰霾籠罩中港,港人充滿疑惑不安。1990年李居明開辦《奇聞雜誌》,在另一個空間釋放港人回歸前的恐懼,他憶述當時銷量高峰達12萬,一度成為銷量之冠,「當時還沒有《壹週刊》。」從大學畢業出來才十年,一個三十歲出頭的傳媒人替電影宣傳寫編本,開辦雜誌,多姿多采,人生無奇不有,他直言:「當時香港盛世,現在係衰世,依家邊有嘢睇?」這一句不需問運程,環顧四周便清楚明白。

《奇聞雜誌》的銷量吸引了電視台的注意,踏入九十年代《歡樂今宵》收視插水,請李居明創作一個節目救收視,放手讓他度橋。李居明想出《李居明奇聞世界》,講民間靈異事件,成為電影《大迷信》的前身,風頭一時無兩。「第三集講紫水晶,節目後電視台送出百粒紫水晶,幾萬位觀眾排隊,最後方逸華與邵逸夫要先取。」電視台要求加開,但要求李居明寫劇本,混入戲劇的成分,李居明說當時堅持拍「真實」,因此拒絕電視台,推薦吳剛做主持。

這位機會主義者有個拿紀錄片手法拍攝靈界電影的想法,找了舊老闆黃百鳴,結果一拍即合。1991年《大迷信》票房收一千萬,第二集收五百萬。當時傳媒報道年輕人爭相倣效電影情節玩碟仙惹邪靈,老闆着他開第三集,他一口拒絕。

li07《大迷信》開創半紀實式拍攝,及後模仿它的拍攝手法有《大咸濕》。

「我拍《大迷信》係講迷信破迷信,不想香港沉迷鬼怪。當年好多有年輕人去高街鬼屋請鬼,玩碟仙。拍完第二齣,我不願意跟魔鬼簽約。」九十年代中期出現靈異片如《七月十四之不見不散》及《陰陽路》系列,依然賣座。1993年後李居明做和尚學習密宗,隱世廿年。千禧年到阿特蘭大可口可樂公司睇風水,流傳他現時坐擁數億元身家。他說已看破名利,不在江湖。

「年輕人,你好嘢,氹我講咁多嘢」。他籌劃寫自傳,講自己的故事,欲知更多,可能要買他的自傳。

破格 ‧ 新光

李居明的故事確實動聽,鏡頭沒停機,他用盡最後一口氣宣傳新光戲院的三面大屏幕,盡力推銷:「嚟啦,一家大細嚟新光戲院睇星球大戰。」

近半個世紀的新光戲院,2012年多次傳出業主改建結業。李居明以月租百萬承接新光戲院,斥資千萬裝修,易名為「新光戲院大劇場」。2016年傳來喜訊續約,他曾言預計可以續租9年。新光戲院今年新正頭年三十率先上映《大迷信3之潮爆開運王》,這齣賀歲片可謂近年破格之作。

「我收到風,今年賀歲片可能麻麻地。如果票房唔好,我齣《大迷信》有機會可以在新年各大院線上映。」李居明謂。新光+新年+《大迷信》,Why not?原來長青的不止是運程書上的封面,是創新破格的心態。李居明經營新光戲院注入不少新意念,他引入楝篤笑,亦曾考慮上映3D三級片,最令人津津樂道是李居明編寫新式粵劇如《蝶海情僧》、《潘金蓮新傳》及《李清照新傳》,當中最有話題性就是2016年上映的《毛澤東》。這種創意,他不明白年輕人為何不支持?

 

li04李居明現時投入搞粵劇,一生醉心寫劇本。

「我搞粵劇,無理由再講封侯將相。寫毛澤東嘅愛情故事,講佢嘅問題喎,寫毛澤東與蔣介石喺天堂相遇,喺天堂回顧人生喎。今日你哋年輕人點解唔睇?我依家就係挑戰你哋年輕人,睇我一套粵劇。」

替港產片把脈

一命二運三風水,李居明自言入住跑馬地後,改變人生。半生為電影,寫劇本,他替港產片的將來把脈,又如何呢?「香港導演有一樣嘢好蝕底,係缺了人生際遇,在盛勢時抄襲西片太多。所謂人生際遇,是你要遇到三段刻骨銘深的愛情,你才寫到一段。如果你要講大英雄面對大時代,你都無經歷,你寫鬼到咩。人要敏感,要有愁善感,輪迴故事中嘅故事。香港電影片種狹窄,曾經有一個笑話:『香港電影最出名就是黑社會嘅電影』,即是代表香港最厲害的就是黑社會囉,咁呢個對於香港來說是一種侮辱。人世間,咁多情感,難道沒有其他可以歌頌嘅感情?」李居明如他所言,今日是一桶滿滿的水,左搖右曳沒有聲,話到最後,始終心繫電影。

故事太動聽,忘了問大師:為何曾經說不拍《大迷信》,事隔廿五年又拍?

「今次《大迷信3》,係要拍俾荷李活睇。」字字鏗鏘,這句話,不像宣傳標語。

 

MPWchannel(@mpw.channel)分享的貼文 張貼

熱門文章

延伸閱讀

load more

© 2016 One Media Group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香港柴灣嘉業街18號明報工業中心A座16樓       電話:(852)3605-3705       傳真:(852)2898-2590

《明周》圖文均有版權,未經許可,不得轉載至任何印刷品或上載互聯網。如有侵權,本刊將循法律途徑追究。特此聲明。《明周》編輯部